工业4.0的猜想

时下工业界最为热闹的主题除了物联网,就是工业4.0这个话题了。说白话,就是号称第四次工业革命。既然是革命,而且在革命发生前就开始广为宣传的,估计是前无古人的事情了。比较好奇的事情是,既然是这将是第四次革命,那么前三个工业革命是什么呢?查遍网络,却发现根本没有统一,标准的唯一的答案。这里先写一个大家目前比较普遍认可的说法:

The first car

第一次工业也革命叫做“机械化”。起源就是以瓦特发明了蒸汽机为标志,而亨利·福特的流水线为高潮。这场革命的结果是工业实现了机械化,让物质生产脱离了人力的限制,从而人类进入了规模生产的时代。这次革命是全世界最为认可的所谓“工业革命”。

第二次工业革命可以叫做“电气化”。电的使用和产生成为了标志性事件,它们分别是1866年德国人西门子(Siemens)制成发电机,和1870年比利时人格拉姆(Gelam)发明电动机。电力的使用让商品的生产和运输脱离和机械和资源距离的限制,而人类也理所当然的进入了电气时代。随着电气化的推广,在资本主义发展迅速的国家,国内市场以及全球化的商品市场的初步形成。

第三次工业革命是“自动化”。随着计算和控制理论的发展,各种类型的控制器,微型计算机,PLC等自动化控制设备开始遍布工业的各个角落,大量设备具备初步自动运行的能力,大量需要操作人员进行的重复计算被取代了。而与此同时,工业界的数据和信息开始变得日渐重要,我们迎来了信息时代。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人并不认同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说法,他们认为第三次工业革命充其量只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延续,其特点就是将标准化产品生产推广到极致,而没有变化出什么革命性的花样来。于是,除了工业4.0这个说法外,市面上我们还可以听见推广第三次工业革命即将到来的声音。

从这些争论不休的名词中逃脱出来,为什么这个时代大家开始讨论革命呢?难道我们辉煌的工业时代真的遭遇到了什么急需改革的窘境?全球工业现状到底如何呢?我决定坐在电脑前,将这些之言碎语拼接起来。

从重要性来说,我们经历了网络泡沫,金融泡沫之后,世界上主要国家仿佛都进入了新一轮的理性回归——工业再次变得越来越重要了。甚至连美国这个全球高科技的领头羊都在高高挥起工业回归的大旗。自从像是苹果,特斯拉这些新兴美国实体产业的成功制造了万丈光芒,连GoogleFacebook这些互联网巨人们都似乎开始着急玩一些“硬”的产品了。工业发展速度即便是在2009金融危机后的五六年内也基本保持着平稳的增长势头,这让工业GDP成为真正稳定的市场增长,让市场有信心的增长。

回头看中国在过去十几年的发展中,工业制造和设备水平也是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和增长。各种精密的设备,自动化技术的应用,信息系统,以及从西方学习和借鉴来的先进管理运营经验都在国内公司中出现了,普遍了。很多时候去一些国内客户参观,它们早就不是传统的血汗工厂,而是和国外没有太大区别的现代化工厂了。

既然工业现状如此美好,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在推广新一轮的工业革命呢?到底我们的工业在当下都有什么新的问题出现呢?

高度自动化的产品已经渗透到了所有量产的产品中,但高效的标准化产品也消灭了产品的多样性。
高度自动化的产品已经渗透到了所有量产的产品中,但高效的标准化产品也消灭了产品的多样性。

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开始遭遇市场瓶颈:随着规模制造工业水平的提高,为客户提供足够的商品在主要的市场国家已经不再是主要的问题。我们面对的主要问题是市场已经开始不满足这些标准化生产线上走下了的商品了。因为客户有了主动权,他们需要商品更进一步的满足他们不断增加,更加复杂的个性化的需求。不要不相信,看看苹果的手机款式和iWatch不断增加品种的发展趋势,你就能相信即便是苹果也拗不过这日益贪婪的市场。

那为什么制造业不能多制造一些品种,多开一些工厂,满足各种奇怪的需求呢?这不是更进一步的扩大了市场,让更多的企业受益的好事情吗?

当我们试图将互联网上成功的长尾理论移植到制造业,我们会发现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制造业并没有IT业那样灵活的身手,他们的耳朵和手脚离得很远,制造一个产品后销售渠道的复杂性,供应链的复杂性让他们很难和最终用户和供货商直接的充分交换结构化的信息。大量的制造虽然有自动化来辅助,但很多其实来还是人工,半人工的。大量的品种,复杂的供应链,销售渠道的滞后性,会让制造的质量无法保证一致性。如果链条上任何一环有波动,就会产生大量的死库存。

当互联网企业享受着投资人的追捧的同时,实体制造业却还在面临资金短缺的困扰。特别是国内,制造业企业的资金回收速度都是非常缓慢的,企业间的付款条件极其复杂,而私有中小微企业的融资能力都是很薄弱的。创新总是需要大量前期投入的,这却是生活在那些长尾上企业的毒药。即便是大一些的企业,在国内劳动力成本日渐增长的当下,日子其实来也是非常艰难的。融资困难,成本却不断增长,这基本是国内制造业面临的通病。

雾霾
环境是生存的基础,是马斯洛模型的最底层,没有这个基础一切发展和创新都没有意义

另外一个严峻的现实就是所有的工业化都逃脱不了一个现实,GDP的快速增长和我们脆弱的环境之间成为敌人。当工业巨人越来越伟大的同时,环境却成为了我们的努力。就像是柴静纪录片中描述的矛盾,我们必须发展,但环境不能成为牺牲品。可现在的工业现状貌似并不能和谐的解决这个致命的矛盾。

所以说,现在的工业在成就伟大奇迹的同时,也身患重病。我们急需的是一剂猛药,一个手术,一次升级,一场革命。

我心目中的工业应该至少满足一下几点

  1. 绿色的,满足客户的需求,不要过度设计,在最节省能源和资源的方式下生产制造运输
  2. 无人工厂,人天生就应避免每天机械式的重复工作。我们老祖宗虽然每年都去种庄稼,但庄稼怎么生长,我们不需要日日的协调和辅助,我们只需要关注要什么,过程怎么样,结果怎样。
  3. 发挥人的创造力,not thinking as artist, to be it. 人人都可以成为设计者,制造商,这个世界不再缺乏商品,唯一缺乏的将是创造力

那么相像一下工业的下一次革命会是怎样呢?

沟通的鸿沟将荡然无存

商品不再是从制造商单向输送给最终使用者的物品,所有的商品将是一个双向交流平台,甚至是一个多向交流的平台。你对商品的使用,反馈,别人的经验将可以充分的在任何商品上分享。就像是现在的社交网络那样,每个商品都应该是“活”的。你对商品的不满会立刻变成改进,你的使用习惯会帮助别人,你会通过它认识更多的朋友。我们谈论的不是社交网络,我们谈论的是社交性的商品。

小米不仅只是制造了手机,而且创造了一个巨大的社交团体来收集反馈,主动的帮助小米推广产品,让小米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售出巨量的产品。
小米不仅只是制造了手机,而且创造了一个巨大的社交团体来收集反馈,主动的帮助小米推广产品,让小米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售出巨量的产品。

制造业从此也就因为商品的这个特性而改变。像是我这样的产品经理就不会为了了解产品需求和反馈而发愁了。制造商会零距离的接近了每一个使用它的客户,即便是你不说,制造商也知道客户需要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商品。产品没制造出来之前就可以在“云”中的虚拟客户中分析出产品受众的反馈到底如何。而产品本身也就是自己最好的推销员,服务人员,以及说明书。客户再也不用等很多年得到你想要的产品,因为供应链知道你需要什么,而每个OEM的下一级也一样,我们都只提供恰恰好的产品,不用浪费任何资源。

期待更加创新的科技的出现

自动化和信息化这些陈词滥调已经招摇了好多年,而革命性的东西往往是我们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他们的。

时下最火爆的创新之一——3D打印到底算不算一种革命性的创新呢?我至少认为它的确打开了一点潘多拉的盒子。任何人都可以在3D软件上设计一个模型,然后交给网上的3D打印服务商制造出一个实体的产品来。通过这个微小的创新,标准化,规模化的制造业就再也不是阻碍创新的瓶颈了。更多的人会将自己的想法变成实体,就像是几十年前那些伟大的黑客创建了GNU,Linux那样。

与众不同
从上世纪所有人都穿着一样的衣服,听一样的流行歌曲不同,这个时代有了更多的异类,个性化的需求孕育着一个缤纷的新市场。

物联网(IoT)也许也是一个期待创新出现的土壤。我们知道所有的大型厂商都对物联网虎视眈眈,这片田野已经变成了传统工业巨头,IT新兴巨头,各种民间爱好者鱼龙混杂的底盘。但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像是以太网那样让这片土壤有共同语言的标准出现,也许Zigbee还在努力,不过差距看来还是不小。《圣经》上说所有的人都说一种语言,他们就能干成任何他们想要做成的事情。也许这个真需要一点奇迹。

除了实物的创新,理论上的革命也是必须的。控制论已经停滞在那里很多年了。当年写论文搜索的那些关键词,多少年还是没有变过,而落在实际工业控制系统中的,更是少之又少。当我们过多的把目光投在搜索,广告,金融投机算法上的时候,就把目光投向历史更深远处的机会丧失了。新的时代我们需要一群大师的兴起,就是20世纪波澜壮阔的几十年那样,为我们绘画出未来的蓝图。

金融、信息和工业的大融合

RMB.人民币.资源
货币的本质就是市场中所有人对政府的信任,比特币则是建立在大家对算法的信任,资本就是在这些信任的基础上运作的。

逐利是资本的本性。但资本如同和黄仁宇在《资本主义和二十一世纪》中说的金钱的说到底就是信用,货币就是国家的信用。为什么工业没有能得到足够的金钱,就可以说为什么一个新的产品得不到足够的信任呢?很显然后面这种解释让我们更加能明白我们在创造新产品的时候需要的是什么——让投资者对你的产品有信心,让消费者对你的产品有兴趣。如果这些都能直接的做到,我们可以直接跳过金钱这个媒介。

未来我们要做到的就是金融和工业的融合。

今天,我们的制造业承担了太多的风险和责任。而其实来这一切都是可以通过金融手段来解决的。如果我们能创造一个广泛而统一的平台为一些制造商提供全面的信用服务,这些制造商之间完全就可以避免相互交换信用和资本的损失,实物的生产将全面通过证卷化的方式进行同步虚拟交易。制造商再也无需提前投入大量的资金,担当严峻的风险进行设计,生产,运输了。

Kickstarter这里说的比较晕,感觉离我们的现实如此遥远。不过我们已经发现有这样一些新兴的服务开始为制造业提供支持。像是Kickstarter,任何有创意和想法的人都已直接向投资者,潜在消费者兜售你脑子里面的创意,直到凑够了能制造那个产品的资本后,你可以才开始动工真的生产。当这种类型的制造变成一种常态,就像是产品在出生前就有了和客户的契约,客户对产品本身已经有了共识,推广和营销的花费就无形中得到了消减。

而融资租赁业务也越来越成为一种标准的金融服务方式,为那些短期无法提供回本,却可以有长期收益的制造业提供融资。用户可以租用,也可投资者个产品,甚至通过政府补贴,节能节水等结余来支付。而让我们更值得称道的就是电子商务的兴隆,让制造商彻底从复杂的销售渠道,供应商网络中解脱出来,直接面对供应商,直接面对最终客户。物流,销售,资本等等都已经变成了触手可得的资源。

资本在这个时代是一个个巨大的企业,而在下一个时代他们是平台,让无数个小型的企业在容器中快速的迭代他们的创意,交换资源而无需为资本和资源而担忧。现在的VC在做类似的事情,但前景还远远不止与此。让所有可以通过证卷化来解决的问题都将彻底的虚拟化成为资本的游戏,威尼斯人创造的保险产品让航运成为有利可图的稳妥生意,而创兴的风险也可以慢慢的成为可以量化的商品来出售。各式各样的人才不再限于公司,外包已经让我们慢慢感受到让那些专业人士来处理自己不能应对的问题是多么的高效,未来这样的事情会在更高的层次继续,人类分工的细化也将更微妙。大公司的竞争不是谁提供了更好的产品,而是谁能够提供给更多创新者更好的平台。

一个小的展望

相比于现在,未来的基础是建立在全面数字化管理的基础上的,市场,新能,设计,用户的喜爱,可靠性……一切都通过资本化的数字来描述。究其原因,我们没有办法避免组织的碎片化和扁平化,但我们有了更加高效的工具来管理这一切——信息的高效自由的流通。就同弗莱德曼所说,这个世界是平的,世界的结构是一个扁平化的组织结构。因为新兴的技术和管理方式让我们能够这样管理这个新的工业时代,能够让这个工业时代各个角落的人如此靠近。这注定是一个融合的时代,我们开始慢慢的明白为什么在这半个世纪我们发明了这么一大堆貌似毫无关系的技术,现在我们需要探索的就是如何把这一切都联系起来。

 

“工业4.0的猜想”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