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gbee何时成为主流

一个月以前和德国同事开会的时候,我提起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物联网IoT时代通讯协议的事情,然后就自然而然的谈起了Zigbee。比较意外的反应有两个,一个是大多数人的茫然,完全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只有一个同事低头笑了一下,苦笑着说一句:都二十年了,这个该死的协议还活着啊?

第一拨同事的表现其实在我的预想中,因为Zigbee基本上是一种工业领域碰不到的东西。开玩笑说:我们给产品命名从来都是用凶猛的动物,比如老鹰,老虎。再怎么着也不会用这么偏门的蜜蜂名字。其实来Zigbee的目标市场从来都是家住商用领域(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北京4号线延长段已采用Zigbee),和工业真是没有多少交际。

而那个同事所说的话让我思考了半天。

Zigbee协议是1990年就提出了,2004年成为IEEE 802.15.4-2003标准。算起来真是不算很短的历史了。可是,为什么这个如此被人推崇的协议,却有如此被人“唾弃”呢?

Zigbee
目标无所不包的Zigbee标准,实际中却不惹人爱

这里进行一个情景分析:如果我自己用Arduino做一个项目,我会采用什么样的协议来做模块间的通讯呢?

  • NRF24L01 2.4G 无线模块,淘宝价格10块,Arduino有现成的库
  • W5100 以太网扩展+SD扩展+Web服务, 30块
  • ESP8266 WiFi模块,15块
  • 蓝牙模块,20块,直接使用串口读写,可以和手机连接
  • XBee模块,50块,需要master+router方式将通讯转入以太网

考虑到10个节点规模的一个室内环境监测和安防物联网,如果采用XBee这个Zigbee的方案,光是通讯就比所有其他的主要器件加起来还要昂贵了。为什么主打家居市场的Zigbee如此昂贵呢,我们看到了目前主流支持Zigbee的芯片SOC供应商只有那么几个,和蓝牙,以太网控制器SOC的供应商相比简直惨不忍睹。

mesh networking
Zigbee的自组网能力是蓝牙和Wi-Fi缺乏的,但其节点类型的要求却成为设计者的难题。

开放上呢,Zigbee是不是有什么巨大的优势,可以减轻MCU侧的开发量呢?就Arduino来说,其他的协议有着非常直白清晰的开发接口——直接将这个通讯接口当作串口来读写即可,其他的收发验证,重发都无需处理。而Zigbee的难度简直就要上升到操作系统的级别。对于我提到这这个case,末端模块的工作只是每五分钟读取一下温度,湿度传送上来这样的工作,在Zigbee本身上开发的时间远远超过核心任务本身。

这样头重脚轻的样子,看来Zigbee就变成了一种不是很讨好的标准。而事实上的情况也说明了这一切。随着蓝牙4.0的推出,低功耗的优势在慢慢的退却,只有自组网这个特点还能让人有所期待。

能下的断言就是:Zigbee,你还没有为迎接IoT的到来下定决心。

比较Wi-Fi,蓝牙协议这些年的改进真是可以说日新月异。几乎每一两年就有新的标准推出,不但修正了以前的问题,还从对手那里学习到了很多新的特点。经过这几年Wi-Fi和蓝牙的不断竞争,两个协议都没有死,而且都更加健壮了。例如蓝牙不断突出自己节能的特点,而Wi-Fi也是步步紧逼,最近瑞芯发布的RKi6000就直接将功耗瞄准蓝牙4.0 LE。反观Zigbee几十年走下来,却基本上还是老样子,出生时候的毛病还都在,直到2007年才推出了PRO版本的增长型升级。

更加重要的就是作为一个协议,你需要的是参与者。恨你的人不是敌人,沉默才是你的敌人。时下做产品的,都希望有一个活跃的社区,大量的会员,众多的厂商来参与。其方法就是尽量采用更加开放的姿态,积极的鼓励这些参与者为这个协议添砖加瓦,最终营造一个摩天大厦。开放的TCP/IP 从娘胎里面就是抱着这个姿态出来的,这也是为什么基本上是全面压倒性的获得了市场地位。蓝牙在最早的时候还是很封闭的,直到被Wi-Fi的大量同类功能震撼到,感到了危机感马上也改变了策略。而Zigbee我只能说还在自己的黄粱美梦中,忘记了世界正在改变,这还真是像极了很多工业产品的特征。缺少参与者和贡献者的Zigbee变得越来越曲高和寡,开发平台和成本都成为了短板。

一个案例就是关于GPL兼容的问题。Zigbee的license和GPL等很多开源协议有冲突,这个问题经过协会的board讨论后,结论是Zigbee没有做出任何妥协。我猜测原因就是会员费基本是这个标准最大的收入来源,所以不能妥协。所以冲突的那条就是:商业用途的Zigbee软件是要收会员费的(每年3500刀)。不知道这个会员费是按什么计算到了,如果Linux集成了这个协议栈进去,到底会收谁的钱?就这样通向物联网的大门几乎可以说是Zigbee自己关闭的。最近 Google Brillo华为LiteOS还有更多的厂家纷纷推出了针对物联网的操作系统,大部分还是基于Linux和其他开源平台的,可以说封闭起来的Zigbee慢慢的缩小了自己通往成功的道路。

前有堵截,后又追兵,Z-Wave的兴起为嵌入式设备带来了一阵新风。单元这两个Z开头的标准能够在即将开始的厮杀中渐渐真正成长起来,为我们带来稳定、低价、方便的物联网通讯新标准。

工业4.0的猜想

时下工业界最为热闹的主题除了物联网,就是工业4.0这个话题了。说白话,就是号称第四次工业革命。既然是革命,而且在革命发生前就开始广为宣传的,估计是前无古人的事情了。比较好奇的事情是,既然是这将是第四次革命,那么前三个工业革命是什么呢?查遍网络,却发现根本没有统一,标准的唯一的答案。这里先写一个大家目前比较普遍认可的说法:

The first car

第一次工业也革命叫做“机械化”。起源就是以瓦特发明了蒸汽机为标志,而亨利·福特的流水线为高潮。这场革命的结果是工业实现了机械化,让物质生产脱离了人力的限制,从而人类进入了规模生产的时代。这次革命是全世界最为认可的所谓“工业革命”。

第二次工业革命可以叫做“电气化”。电的使用和产生成为了标志性事件,它们分别是1866年德国人西门子(Siemens)制成发电机,和1870年比利时人格拉姆(Gelam)发明电动机。电力的使用让商品的生产和运输脱离和机械和资源距离的限制,而人类也理所当然的进入了电气时代。随着电气化的推广,在资本主义发展迅速的国家,国内市场以及全球化的商品市场的初步形成。

第三次工业革命是“自动化”。随着计算和控制理论的发展,各种类型的控制器,微型计算机,PLC等自动化控制设备开始遍布工业的各个角落,大量设备具备初步自动运行的能力,大量需要操作人员进行的重复计算被取代了。而与此同时,工业界的数据和信息开始变得日渐重要,我们迎来了信息时代。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人并不认同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说法,他们认为第三次工业革命充其量只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延续,其特点就是将标准化产品生产推广到极致,而没有变化出什么革命性的花样来。于是,除了工业4.0这个说法外,市面上我们还可以听见推广第三次工业革命即将到来的声音。

从这些争论不休的名词中逃脱出来,为什么这个时代大家开始讨论革命呢?难道我们辉煌的工业时代真的遭遇到了什么急需改革的窘境?全球工业现状到底如何呢?我决定坐在电脑前,将这些之言碎语拼接起来。

从重要性来说,我们经历了网络泡沫,金融泡沫之后,世界上主要国家仿佛都进入了新一轮的理性回归——工业再次变得越来越重要了。甚至连美国这个全球高科技的领头羊都在高高挥起工业回归的大旗。自从像是苹果,特斯拉这些新兴美国实体产业的成功制造了万丈光芒,连GoogleFacebook这些互联网巨人们都似乎开始着急玩一些“硬”的产品了。工业发展速度即便是在2009金融危机后的五六年内也基本保持着平稳的增长势头,这让工业GDP成为真正稳定的市场增长,让市场有信心的增长。

回头看中国在过去十几年的发展中,工业制造和设备水平也是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和增长。各种精密的设备,自动化技术的应用,信息系统,以及从西方学习和借鉴来的先进管理运营经验都在国内公司中出现了,普遍了。很多时候去一些国内客户参观,它们早就不是传统的血汗工厂,而是和国外没有太大区别的现代化工厂了。

既然工业现状如此美好,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在推广新一轮的工业革命呢?到底我们的工业在当下都有什么新的问题出现呢?

高度自动化的产品已经渗透到了所有量产的产品中,但高效的标准化产品也消灭了产品的多样性。
高度自动化的产品已经渗透到了所有量产的产品中,但高效的标准化产品也消灭了产品的多样性。

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开始遭遇市场瓶颈:随着规模制造工业水平的提高,为客户提供足够的商品在主要的市场国家已经不再是主要的问题。我们面对的主要问题是市场已经开始不满足这些标准化生产线上走下了的商品了。因为客户有了主动权,他们需要商品更进一步的满足他们不断增加,更加复杂的个性化的需求。不要不相信,看看苹果的手机款式和iWatch不断增加品种的发展趋势,你就能相信即便是苹果也拗不过这日益贪婪的市场。

那为什么制造业不能多制造一些品种,多开一些工厂,满足各种奇怪的需求呢?这不是更进一步的扩大了市场,让更多的企业受益的好事情吗?

当我们试图将互联网上成功的长尾理论移植到制造业,我们会发现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制造业并没有IT业那样灵活的身手,他们的耳朵和手脚离得很远,制造一个产品后销售渠道的复杂性,供应链的复杂性让他们很难和最终用户和供货商直接的充分交换结构化的信息。大量的制造虽然有自动化来辅助,但很多其实来还是人工,半人工的。大量的品种,复杂的供应链,销售渠道的滞后性,会让制造的质量无法保证一致性。如果链条上任何一环有波动,就会产生大量的死库存。

当互联网企业享受着投资人的追捧的同时,实体制造业却还在面临资金短缺的困扰。特别是国内,制造业企业的资金回收速度都是非常缓慢的,企业间的付款条件极其复杂,而私有中小微企业的融资能力都是很薄弱的。创新总是需要大量前期投入的,这却是生活在那些长尾上企业的毒药。即便是大一些的企业,在国内劳动力成本日渐增长的当下,日子其实来也是非常艰难的。融资困难,成本却不断增长,这基本是国内制造业面临的通病。

雾霾
环境是生存的基础,是马斯洛模型的最底层,没有这个基础一切发展和创新都没有意义

另外一个严峻的现实就是所有的工业化都逃脱不了一个现实,GDP的快速增长和我们脆弱的环境之间成为敌人。当工业巨人越来越伟大的同时,环境却成为了我们的努力。就像是柴静纪录片中描述的矛盾,我们必须发展,但环境不能成为牺牲品。可现在的工业现状貌似并不能和谐的解决这个致命的矛盾。

所以说,现在的工业在成就伟大奇迹的同时,也身患重病。我们急需的是一剂猛药,一个手术,一次升级,一场革命。

我心目中的工业应该至少满足一下几点

  1. 绿色的,满足客户的需求,不要过度设计,在最节省能源和资源的方式下生产制造运输
  2. 无人工厂,人天生就应避免每天机械式的重复工作。我们老祖宗虽然每年都去种庄稼,但庄稼怎么生长,我们不需要日日的协调和辅助,我们只需要关注要什么,过程怎么样,结果怎样。
  3. 发挥人的创造力,not thinking as artist, to be it. 人人都可以成为设计者,制造商,这个世界不再缺乏商品,唯一缺乏的将是创造力

那么相像一下工业的下一次革命会是怎样呢?

沟通的鸿沟将荡然无存

商品不再是从制造商单向输送给最终使用者的物品,所有的商品将是一个双向交流平台,甚至是一个多向交流的平台。你对商品的使用,反馈,别人的经验将可以充分的在任何商品上分享。就像是现在的社交网络那样,每个商品都应该是“活”的。你对商品的不满会立刻变成改进,你的使用习惯会帮助别人,你会通过它认识更多的朋友。我们谈论的不是社交网络,我们谈论的是社交性的商品。

小米不仅只是制造了手机,而且创造了一个巨大的社交团体来收集反馈,主动的帮助小米推广产品,让小米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售出巨量的产品。
小米不仅只是制造了手机,而且创造了一个巨大的社交团体来收集反馈,主动的帮助小米推广产品,让小米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售出巨量的产品。

制造业从此也就因为商品的这个特性而改变。像是我这样的产品经理就不会为了了解产品需求和反馈而发愁了。制造商会零距离的接近了每一个使用它的客户,即便是你不说,制造商也知道客户需要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商品。产品没制造出来之前就可以在“云”中的虚拟客户中分析出产品受众的反馈到底如何。而产品本身也就是自己最好的推销员,服务人员,以及说明书。客户再也不用等很多年得到你想要的产品,因为供应链知道你需要什么,而每个OEM的下一级也一样,我们都只提供恰恰好的产品,不用浪费任何资源。

期待更加创新的科技的出现

自动化和信息化这些陈词滥调已经招摇了好多年,而革命性的东西往往是我们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他们的。

时下最火爆的创新之一——3D打印到底算不算一种革命性的创新呢?我至少认为它的确打开了一点潘多拉的盒子。任何人都可以在3D软件上设计一个模型,然后交给网上的3D打印服务商制造出一个实体的产品来。通过这个微小的创新,标准化,规模化的制造业就再也不是阻碍创新的瓶颈了。更多的人会将自己的想法变成实体,就像是几十年前那些伟大的黑客创建了GNU,Linux那样。

与众不同
从上世纪所有人都穿着一样的衣服,听一样的流行歌曲不同,这个时代有了更多的异类,个性化的需求孕育着一个缤纷的新市场。

物联网(IoT)也许也是一个期待创新出现的土壤。我们知道所有的大型厂商都对物联网虎视眈眈,这片田野已经变成了传统工业巨头,IT新兴巨头,各种民间爱好者鱼龙混杂的底盘。但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像是以太网那样让这片土壤有共同语言的标准出现,也许Zigbee还在努力,不过差距看来还是不小。《圣经》上说所有的人都说一种语言,他们就能干成任何他们想要做成的事情。也许这个真需要一点奇迹。

除了实物的创新,理论上的革命也是必须的。控制论已经停滞在那里很多年了。当年写论文搜索的那些关键词,多少年还是没有变过,而落在实际工业控制系统中的,更是少之又少。当我们过多的把目光投在搜索,广告,金融投机算法上的时候,就把目光投向历史更深远处的机会丧失了。新的时代我们需要一群大师的兴起,就是20世纪波澜壮阔的几十年那样,为我们绘画出未来的蓝图。

金融、信息和工业的大融合

RMB.人民币.资源
货币的本质就是市场中所有人对政府的信任,比特币则是建立在大家对算法的信任,资本就是在这些信任的基础上运作的。

逐利是资本的本性。但资本如同和黄仁宇在《资本主义和二十一世纪》中说的金钱的说到底就是信用,货币就是国家的信用。为什么工业没有能得到足够的金钱,就可以说为什么一个新的产品得不到足够的信任呢?很显然后面这种解释让我们更加能明白我们在创造新产品的时候需要的是什么——让投资者对你的产品有信心,让消费者对你的产品有兴趣。如果这些都能直接的做到,我们可以直接跳过金钱这个媒介。

未来我们要做到的就是金融和工业的融合。

今天,我们的制造业承担了太多的风险和责任。而其实来这一切都是可以通过金融手段来解决的。如果我们能创造一个广泛而统一的平台为一些制造商提供全面的信用服务,这些制造商之间完全就可以避免相互交换信用和资本的损失,实物的生产将全面通过证卷化的方式进行同步虚拟交易。制造商再也无需提前投入大量的资金,担当严峻的风险进行设计,生产,运输了。

Kickstarter这里说的比较晕,感觉离我们的现实如此遥远。不过我们已经发现有这样一些新兴的服务开始为制造业提供支持。像是Kickstarter,任何有创意和想法的人都已直接向投资者,潜在消费者兜售你脑子里面的创意,直到凑够了能制造那个产品的资本后,你可以才开始动工真的生产。当这种类型的制造变成一种常态,就像是产品在出生前就有了和客户的契约,客户对产品本身已经有了共识,推广和营销的花费就无形中得到了消减。

而融资租赁业务也越来越成为一种标准的金融服务方式,为那些短期无法提供回本,却可以有长期收益的制造业提供融资。用户可以租用,也可投资者个产品,甚至通过政府补贴,节能节水等结余来支付。而让我们更值得称道的就是电子商务的兴隆,让制造商彻底从复杂的销售渠道,供应商网络中解脱出来,直接面对供应商,直接面对最终客户。物流,销售,资本等等都已经变成了触手可得的资源。

资本在这个时代是一个个巨大的企业,而在下一个时代他们是平台,让无数个小型的企业在容器中快速的迭代他们的创意,交换资源而无需为资本和资源而担忧。现在的VC在做类似的事情,但前景还远远不止与此。让所有可以通过证卷化来解决的问题都将彻底的虚拟化成为资本的游戏,威尼斯人创造的保险产品让航运成为有利可图的稳妥生意,而创兴的风险也可以慢慢的成为可以量化的商品来出售。各式各样的人才不再限于公司,外包已经让我们慢慢感受到让那些专业人士来处理自己不能应对的问题是多么的高效,未来这样的事情会在更高的层次继续,人类分工的细化也将更微妙。大公司的竞争不是谁提供了更好的产品,而是谁能够提供给更多创新者更好的平台。

一个小的展望

相比于现在,未来的基础是建立在全面数字化管理的基础上的,市场,新能,设计,用户的喜爱,可靠性……一切都通过资本化的数字来描述。究其原因,我们没有办法避免组织的碎片化和扁平化,但我们有了更加高效的工具来管理这一切——信息的高效自由的流通。就同弗莱德曼所说,这个世界是平的,世界的结构是一个扁平化的组织结构。因为新兴的技术和管理方式让我们能够这样管理这个新的工业时代,能够让这个工业时代各个角落的人如此靠近。这注定是一个融合的时代,我们开始慢慢的明白为什么在这半个世纪我们发明了这么一大堆貌似毫无关系的技术,现在我们需要探索的就是如何把这一切都联系起来。

 

工业以太网的一点思考

当下,工业以太网可以说是以势不可挡的趋势在四处蔓延。所有重量级的工厂自动化设备供应商都推出了自己的工业以太网解决方案和丰富的产品。连很多客户都从质疑转变了殷切的期望。一个大一统的自动化通讯网络标准呼之欲出。在这种热闹的背后,我们是不是缺少一些冷静的思考——以太网存在已经几十年,为什么这样一种成熟的技术,现在才开始在工业界慢慢的转热呢?

在笔者看来,限制以太网在工业界大展拳脚的条件主要有以下这些

  • 通讯的实时性,工业界的设备实时通讯是必要特性。
  • 成本,包含设备、材料,以及设计、实施的总成本。
  • 统一的标准,无论各家的设备都可以自由的交换数据。
  • 必要性,真的有必要将工业设备连接到互联网(Internet, Intranet)中吗?

目前市面上现场级别的通讯总线,基本上架构于RS-485(MODBUS RTU, PROFIBUS, USS)和CAN(CANopen,DeviceNet)两种标准上。而这两种大有廉颇老矣的标准,却可以充分满足以上的要求,所以也屹立工业界多年不倒。

而以太网呢?

TCP/IP协议的设计并不是以实时通讯为基础所设计的。当我们点击desiyi.com上的链接的时候,并不能知道服务器什么时候能给出反应。在TCP/IP协议栈上,从链路层,IP层,TCP层到应用层,都没有太多考虑实时通讯。即便是后来考虑到实时数据传输(RTP),以及QoS(Quality of Service)管理中,TCP/IP也只能保证“尽可能”的让数据传输的实时性得到保证。所以,为了实现实时通讯这个工业通讯的第一要求,工业界不得不改造已经存在多年的以太网标准,从底层开始对协议进行修正来保证连接到这个网络的几千个设备能够高效的实时交换数据。而以往的现场总线中节点的数量则不过是几百个。

为了实现实时通讯,只有改造TCP/IP协议的底层,从硬件层面重新设计来保证部分关键流量的实施传输。目前市面上所有廉价的商用以太网设备都是无法支持这种从底层协议栈修改过的以太网通讯的。而这种专用硬件设备的要求,也就造成了设备成本的急剧增加。

所有IT技术所依赖的都是芯片。而芯片的价格则依赖于产量。现在我们能够享受到几十块钱的路由器和网络设备,正是因为此类设备所使用的通用网络处理器的产量综合是非常惊人的。每个安装宽带的家庭,其实来就是分担这部分制造成本的一部分。但,工业以太网如果使用专用硬件,所面对的挑战就是制造成本无法和民用网络一样具备价格优势。如果各个厂家都使用自己的硬件平台,其制造成本将更高。

这就引出了最关键的话题——统一的工业以太网标准。

目前,工业以太网已经不是以前PROFIBUS那样神秘的通讯协议了。我们在电视、新闻上看到的关于“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的报道,其实来就包含了工业以太网。只不过“物联网”的含义更加宽泛,不仅工业设备要联网,连家里的家电,农业机械,楼宇设备都要联起来。工业界的西门子罗克韦尔分别开发了自己的工业以太网标准和设备。后起的通用电气公司通过挖掘硅谷IT人力资源的方式,组建了一个400人的团队进行这方面的研发。IBM的“智慧地球”项目算是一个概念,而网络巨头思科和高通更是早早就提出了“Internet of Everything”的理念,并大力开始推进实施。所有的工业巨头都意识到互联网的革命将改变工业格局,只是他们没有想好怎么来一起进行这场伟大的变革。

就像是“互联网”这个名字一样,这应该是一个大一统的网络。所有设备可以在上面自由的获取想要的数据。控制器,可以连接到工厂任何角落的传感器,控制车间里面的每一个马达速度。但前提是,他们必须说一种语言。而现况是,各个工业巨头发明的各种方言之间确实无法交流的。这就像圣经里面巴比塔的故事。如果世界上工业界讲述同一种语言,也许我们就能改变整个工业界,但目前为止这种交流被扰乱着,远远达不到我们想要的效率。

在这种吵吵闹闹的纷争中,其实来有一个被遗忘的命题——到底这些工业设备需要不需要接入到互联网中?

从效率上讲,一个TCP/IP报文的长度最短也有近70个字节。而工业设备中简单的设备中使用的报文通常只有七八个字节。虽然以太网可以达到100M/s,但分给更多的设备,每个设备占用更多的报文空间后,其网络利用率并没有显著的提高。而频繁的握手、冲突解决等活动更是降低了实际网络传输带宽。大量简单的设备驳接进以太网,公用一个网络介质进行频繁的数据交换,总体效率并不高。

此外消费领域的互联网运营模式也无法生搬硬套进工业领域。比如数据的产生和消费模式在互联网中主要有三种:服务器=》客户端;客户端《=》服务器;客户端《=》客户端。分析一般用户带宽比例,我们可以知道客户端主要是一个数据消费者。比如web应用中,浏览器主要的作用是下载网页。但工业中,更多的数据是来自末端的传感器和各种简单设备的,位于中心的控制器则负责发号施令。所有设备都一拥而上去请求控制器,则造成不必要的网络负担。如果服务器去一一查询末端设备,则效率低下。如果各个客户端之间自由交换数据,则单个末端设备的设计复杂性和成本会提高。

另据报道,一个意大利的安全公司在几小时内就可以发现SCADA系统大量的安全隐患。大量的工业控制软件是为特定用户特别开发的,没有大量用户的测试基础。更大量的安全隐患是否存在。这不由的让人疑惑,如果接入外部网络,像是破坏伊朗核设施的震网病毒是不是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控制工业设备?

如果回头十几年前,我们对现在的互联网是不是也有一样的困扰。交换机曾经还是一个稀罕物,路由器指的是那种几千块的铁盒子。慢的不能再慢的网络带宽里面,各家使用奇奇怪怪的协议通讯,就算是HTTP也会出现完全不同标准下设计的浏览器问题。网络安全问题让各个杀毒软件公司赚的盆满钵满。我们还自信满满的说,手机就是打电话和发短信的,要上网功能干什么。

这并不是说我们无需担忧,同样的问题在工业界也一定有办法会解决,而是我们还看不到工业以太网有当年互联网一样解决问题的基础——庞大的用户群体。他们会一年半换一部手机,三年换一台电脑的速度推进互联网基础的变革。而工业界这样的前提却不存在。

所以这就注定了工业以太网要走一条和互联网完全不同的发展路线,一场自上而下的变革,一场巨头之间的博弈。而接下来的纪念这个伟大的博弈必将越来越激烈,也必将越来越精彩。

 

Walk On 献给昂山素季的歌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肖申克的救赎》

U2献给昂山素季的歌曲,献给这个特别的日子!因为有这样一个天使,一个在地球上不起眼的小国家被改变了。

MYANMAR-POLITICS-OPPOSITION-SUU KYI
MYANMAR-POLITICS-OPPOSITION-SUU KYI

[youku id=”XMjE4MzY2OTMy”]

歌词

And love is not the easy thing
The only baggage you can bring…
And love is not the easy thing…
The only baggage you can bring
Is all that you can’t leave behind

And if the darkness is to keep us apart
And if the daylight feels like it’s a long way off
And if your glass heart should crack
And for a second you turn back
Oh no, be strong

Walk on, walk on
What you got, they can’t steal it
No they can’t even feel it
Walk on, walk on
Stay safe tonight…

You’re packing a suitcase for a place none of us has been
A place that has to be believed to be seen
You could have flown away
A singing bird in an open cage
Who will only fly, only fly for freedom

Walk on, walk on
What you got they can’t deny it
Can’t sell it or buy it
Walk on, walk on
Stay safe tonight

And I know it aches
And your heart it breaks
And you can only take so much
Walk on, walk on

Home…hard to know what it is if you never had one
Home…I can’t say where it is but I know I’m going home
That’s where the heart is

I know it aches
How your heart it breaks
And you can only take so much
Walk on, walk on

Leave it behind
You’ve got to leave it behind
All that you fashion
All that you make
All that you build
All that you break
All that you measure
All that you steal
All this you can leave behind
All that you reason
All that you sense
All that you speak
All you dress up
All that you scheme…

[转]北京功勋警犬菲生的可悲下场:被活体解剖

警犬菲生警察博物馆需要一条活狗做标本,最后为了切合博物馆主题,有巨大纪念意义,选择了功勋狗菲生,活狗解剖做标本,毛色鲜亮,神态逼真。这是给退役功勋狗的 特殊奖励,在专家们看来,这狗真是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处死狗之前,原狗主人痛不欲生,在狗笼前一夜未眠,留下一地烟头。 北京警察博物馆二层为刑事侦查厅,在二层展厅的拐角处,有一个栩栩如生的警犬标本。

展品下面的文字写着:警犬菲生,1996年出 生,德国纯种牧羊犬,曾参加过40多起案件侦破,破案34起,多次立功。这条警犬就是北京警界赫赫有名的功勋犬。

菲生是纯种德国牧羊犬,刚满5岁,正值青年。它3个月大的时候开始受训,出刑事案件现场40余次,发挥作用36次。最漂亮的一次是1997年8月19日, 密云县东邵渠乡发生了一起两人被杀的特大案件。菲生嗅了一下犯罪者留下的血足迹,就向北追去。一路上,菲生的表现非常坚决,把侦察员径直带到了离现场 1600多米外的高各庄村北路口,把作案后惊魂未定的嫌疑人抓获。

菲生退役是因为去年在音响训练 中出了意外,它受了近距离突然巨响的刺激,暂时不能再工作,交给警犬繁殖支队队长杨肇斌治疗。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菲生已经从不敢离开犬舍,进步到能和杨 肇斌一起散步了。杨肇斌对菲生的病很有信心,相信他会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谁知……杨肇斌回来,默默捧着菲生的头,菲生孩童般的眼神看着他。他想把残酷的 消息告诉它,话没出口,泪却淌了下来。

2001年4月16日上午,菲生不肯跟北京动物园兽医医院的医生走,杨肇 斌只好亲自送它。在动物园兽医医院,菲生被领到一个大大的笼子旁,杨肇斌发口令让它进去,菲生不动,他只好把它拉进去,抖着手锁它的时候,它的头拱进了他 的怀,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哀鸣。

当晚8点半,妻子下班刚到家,他就拉着她到了超市,选了袋犬粮,又坐出租车奔了动物园。他直奔菲生的笼子,妻子帮他去找拿钥匙的饲养员。菲生知道主人来了 就叫唤着,想扑过来,却被铁链拖住。妻子找不着拿钥匙的饲养员。菲生在笼子里叫,杨肇斌在笼子外边哭。第二天一早,医生在菲生的笼子外,看见半袋犬粮和一 大堆烟头。

博物馆开馆那天,杨肇斌一个人蹲在已经成为标本的菲生面前抹泪。他轻轻抚摩菲生漂亮的毛皮、熟悉的黑背黄腹,两只直立的耳朵,还是那个活灵活现的机警形 象,只是它再也不能叫,不会动了。

二战时期英国将17枚勋章颁发给作战犬.. 2006年的中国将功勋犬掏空内脏制成标本作为“奖励”

这就是在中国功勋警犬的下场,实在不知道所谓的专家为什么会如此的残忍提出这种建议,如果将他们也做成活体标本,来感谢他们的“贡献”,不知道这群专家还 认可不?

[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