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gbee何时成为主流

一个月以前和德国同事开会的时候,我提起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物联网IoT时代通讯协议的事情,然后就自然而然的谈起了Zigbee。比较意外的反应有两个,一个是大多数人的茫然,完全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只有一个同事低头笑了一下,苦笑着说一句:都二十年了,这个该死的协议还活着啊?

第一拨同事的表现其实在我的预想中,因为Zigbee基本上是一种工业领域碰不到的东西。开玩笑说:我们给产品命名从来都是用凶猛的动物,比如老鹰,老虎。再怎么着也不会用这么偏门的蜜蜂名字。其实来Zigbee的目标市场从来都是家住商用领域(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北京4号线延长段已采用Zigbee),和工业真是没有多少交际。

而那个同事所说的话让我思考了半天。

Zigbee协议是1990年就提出了,2004年成为IEEE 802.15.4-2003标准。算起来真是不算很短的历史了。可是,为什么这个如此被人推崇的协议,却有如此被人“唾弃”呢?

Zigbee
目标无所不包的Zigbee标准,实际中却不惹人爱

这里进行一个情景分析:如果我自己用Arduino做一个项目,我会采用什么样的协议来做模块间的通讯呢?

  • NRF24L01 2.4G 无线模块,淘宝价格10块,Arduino有现成的库
  • W5100 以太网扩展+SD扩展+Web服务, 30块
  • ESP8266 WiFi模块,15块
  • 蓝牙模块,20块,直接使用串口读写,可以和手机连接
  • XBee模块,50块,需要master+router方式将通讯转入以太网

考虑到10个节点规模的一个室内环境监测和安防物联网,如果采用XBee这个Zigbee的方案,光是通讯就比所有其他的主要器件加起来还要昂贵了。为什么主打家居市场的Zigbee如此昂贵呢,我们看到了目前主流支持Zigbee的芯片SOC供应商只有那么几个,和蓝牙,以太网控制器SOC的供应商相比简直惨不忍睹。

mesh networking
Zigbee的自组网能力是蓝牙和Wi-Fi缺乏的,但其节点类型的要求却成为设计者的难题。

开放上呢,Zigbee是不是有什么巨大的优势,可以减轻MCU侧的开发量呢?就Arduino来说,其他的协议有着非常直白清晰的开发接口——直接将这个通讯接口当作串口来读写即可,其他的收发验证,重发都无需处理。而Zigbee的难度简直就要上升到操作系统的级别。对于我提到这这个case,末端模块的工作只是每五分钟读取一下温度,湿度传送上来这样的工作,在Zigbee本身上开发的时间远远超过核心任务本身。

这样头重脚轻的样子,看来Zigbee就变成了一种不是很讨好的标准。而事实上的情况也说明了这一切。随着蓝牙4.0的推出,低功耗的优势在慢慢的退却,只有自组网这个特点还能让人有所期待。

能下的断言就是:Zigbee,你还没有为迎接IoT的到来下定决心。

比较Wi-Fi,蓝牙协议这些年的改进真是可以说日新月异。几乎每一两年就有新的标准推出,不但修正了以前的问题,还从对手那里学习到了很多新的特点。经过这几年Wi-Fi和蓝牙的不断竞争,两个协议都没有死,而且都更加健壮了。例如蓝牙不断突出自己节能的特点,而Wi-Fi也是步步紧逼,最近瑞芯发布的RKi6000就直接将功耗瞄准蓝牙4.0 LE。反观Zigbee几十年走下来,却基本上还是老样子,出生时候的毛病还都在,直到2007年才推出了PRO版本的增长型升级。

更加重要的就是作为一个协议,你需要的是参与者。恨你的人不是敌人,沉默才是你的敌人。时下做产品的,都希望有一个活跃的社区,大量的会员,众多的厂商来参与。其方法就是尽量采用更加开放的姿态,积极的鼓励这些参与者为这个协议添砖加瓦,最终营造一个摩天大厦。开放的TCP/IP 从娘胎里面就是抱着这个姿态出来的,这也是为什么基本上是全面压倒性的获得了市场地位。蓝牙在最早的时候还是很封闭的,直到被Wi-Fi的大量同类功能震撼到,感到了危机感马上也改变了策略。而Zigbee我只能说还在自己的黄粱美梦中,忘记了世界正在改变,这还真是像极了很多工业产品的特征。缺少参与者和贡献者的Zigbee变得越来越曲高和寡,开发平台和成本都成为了短板。

一个案例就是关于GPL兼容的问题。Zigbee的license和GPL等很多开源协议有冲突,这个问题经过协会的board讨论后,结论是Zigbee没有做出任何妥协。我猜测原因就是会员费基本是这个标准最大的收入来源,所以不能妥协。所以冲突的那条就是:商业用途的Zigbee软件是要收会员费的(每年3500刀)。不知道这个会员费是按什么计算到了,如果Linux集成了这个协议栈进去,到底会收谁的钱?就这样通向物联网的大门几乎可以说是Zigbee自己关闭的。最近 Google Brillo华为LiteOS还有更多的厂家纷纷推出了针对物联网的操作系统,大部分还是基于Linux和其他开源平台的,可以说封闭起来的Zigbee慢慢的缩小了自己通往成功的道路。

前有堵截,后又追兵,Z-Wave的兴起为嵌入式设备带来了一阵新风。单元这两个Z开头的标准能够在即将开始的厮杀中渐渐真正成长起来,为我们带来稳定、低价、方便的物联网通讯新标准。

工业4.0的猜想

时下工业界最为热闹的主题除了物联网,就是工业4.0这个话题了。说白话,就是号称第四次工业革命。既然是革命,而且在革命发生前就开始广为宣传的,估计是前无古人的事情了。比较好奇的事情是,既然是这将是第四次革命,那么前三个工业革命是什么呢?查遍网络,却发现根本没有统一,标准的唯一的答案。这里先写一个大家目前比较普遍认可的说法:

The first car

第一次工业也革命叫做“机械化”。起源就是以瓦特发明了蒸汽机为标志,而亨利·福特的流水线为高潮。这场革命的结果是工业实现了机械化,让物质生产脱离了人力的限制,从而人类进入了规模生产的时代。这次革命是全世界最为认可的所谓“工业革命”。

第二次工业革命可以叫做“电气化”。电的使用和产生成为了标志性事件,它们分别是1866年德国人西门子(Siemens)制成发电机,和1870年比利时人格拉姆(Gelam)发明电动机。电力的使用让商品的生产和运输脱离和机械和资源距离的限制,而人类也理所当然的进入了电气时代。随着电气化的推广,在资本主义发展迅速的国家,国内市场以及全球化的商品市场的初步形成。

第三次工业革命是“自动化”。随着计算和控制理论的发展,各种类型的控制器,微型计算机,PLC等自动化控制设备开始遍布工业的各个角落,大量设备具备初步自动运行的能力,大量需要操作人员进行的重复计算被取代了。而与此同时,工业界的数据和信息开始变得日渐重要,我们迎来了信息时代。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人并不认同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说法,他们认为第三次工业革命充其量只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延续,其特点就是将标准化产品生产推广到极致,而没有变化出什么革命性的花样来。于是,除了工业4.0这个说法外,市面上我们还可以听见推广第三次工业革命即将到来的声音。

从这些争论不休的名词中逃脱出来,为什么这个时代大家开始讨论革命呢?难道我们辉煌的工业时代真的遭遇到了什么急需改革的窘境?全球工业现状到底如何呢?我决定坐在电脑前,将这些之言碎语拼接起来。

从重要性来说,我们经历了网络泡沫,金融泡沫之后,世界上主要国家仿佛都进入了新一轮的理性回归——工业再次变得越来越重要了。甚至连美国这个全球高科技的领头羊都在高高挥起工业回归的大旗。自从像是苹果,特斯拉这些新兴美国实体产业的成功制造了万丈光芒,连GoogleFacebook这些互联网巨人们都似乎开始着急玩一些“硬”的产品了。工业发展速度即便是在2009金融危机后的五六年内也基本保持着平稳的增长势头,这让工业GDP成为真正稳定的市场增长,让市场有信心的增长。

回头看中国在过去十几年的发展中,工业制造和设备水平也是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和增长。各种精密的设备,自动化技术的应用,信息系统,以及从西方学习和借鉴来的先进管理运营经验都在国内公司中出现了,普遍了。很多时候去一些国内客户参观,它们早就不是传统的血汗工厂,而是和国外没有太大区别的现代化工厂了。

既然工业现状如此美好,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在推广新一轮的工业革命呢?到底我们的工业在当下都有什么新的问题出现呢?

高度自动化的产品已经渗透到了所有量产的产品中,但高效的标准化产品也消灭了产品的多样性。
高度自动化的产品已经渗透到了所有量产的产品中,但高效的标准化产品也消灭了产品的多样性。

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开始遭遇市场瓶颈:随着规模制造工业水平的提高,为客户提供足够的商品在主要的市场国家已经不再是主要的问题。我们面对的主要问题是市场已经开始不满足这些标准化生产线上走下了的商品了。因为客户有了主动权,他们需要商品更进一步的满足他们不断增加,更加复杂的个性化的需求。不要不相信,看看苹果的手机款式和iWatch不断增加品种的发展趋势,你就能相信即便是苹果也拗不过这日益贪婪的市场。

那为什么制造业不能多制造一些品种,多开一些工厂,满足各种奇怪的需求呢?这不是更进一步的扩大了市场,让更多的企业受益的好事情吗?

当我们试图将互联网上成功的长尾理论移植到制造业,我们会发现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制造业并没有IT业那样灵活的身手,他们的耳朵和手脚离得很远,制造一个产品后销售渠道的复杂性,供应链的复杂性让他们很难和最终用户和供货商直接的充分交换结构化的信息。大量的制造虽然有自动化来辅助,但很多其实来还是人工,半人工的。大量的品种,复杂的供应链,销售渠道的滞后性,会让制造的质量无法保证一致性。如果链条上任何一环有波动,就会产生大量的死库存。

当互联网企业享受着投资人的追捧的同时,实体制造业却还在面临资金短缺的困扰。特别是国内,制造业企业的资金回收速度都是非常缓慢的,企业间的付款条件极其复杂,而私有中小微企业的融资能力都是很薄弱的。创新总是需要大量前期投入的,这却是生活在那些长尾上企业的毒药。即便是大一些的企业,在国内劳动力成本日渐增长的当下,日子其实来也是非常艰难的。融资困难,成本却不断增长,这基本是国内制造业面临的通病。

雾霾
环境是生存的基础,是马斯洛模型的最底层,没有这个基础一切发展和创新都没有意义

另外一个严峻的现实就是所有的工业化都逃脱不了一个现实,GDP的快速增长和我们脆弱的环境之间成为敌人。当工业巨人越来越伟大的同时,环境却成为了我们的努力。就像是柴静纪录片中描述的矛盾,我们必须发展,但环境不能成为牺牲品。可现在的工业现状貌似并不能和谐的解决这个致命的矛盾。

所以说,现在的工业在成就伟大奇迹的同时,也身患重病。我们急需的是一剂猛药,一个手术,一次升级,一场革命。

我心目中的工业应该至少满足一下几点

  1. 绿色的,满足客户的需求,不要过度设计,在最节省能源和资源的方式下生产制造运输
  2. 无人工厂,人天生就应避免每天机械式的重复工作。我们老祖宗虽然每年都去种庄稼,但庄稼怎么生长,我们不需要日日的协调和辅助,我们只需要关注要什么,过程怎么样,结果怎样。
  3. 发挥人的创造力,not thinking as artist, to be it. 人人都可以成为设计者,制造商,这个世界不再缺乏商品,唯一缺乏的将是创造力

那么相像一下工业的下一次革命会是怎样呢?

沟通的鸿沟将荡然无存

商品不再是从制造商单向输送给最终使用者的物品,所有的商品将是一个双向交流平台,甚至是一个多向交流的平台。你对商品的使用,反馈,别人的经验将可以充分的在任何商品上分享。就像是现在的社交网络那样,每个商品都应该是“活”的。你对商品的不满会立刻变成改进,你的使用习惯会帮助别人,你会通过它认识更多的朋友。我们谈论的不是社交网络,我们谈论的是社交性的商品。

小米不仅只是制造了手机,而且创造了一个巨大的社交团体来收集反馈,主动的帮助小米推广产品,让小米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售出巨量的产品。
小米不仅只是制造了手机,而且创造了一个巨大的社交团体来收集反馈,主动的帮助小米推广产品,让小米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售出巨量的产品。

制造业从此也就因为商品的这个特性而改变。像是我这样的产品经理就不会为了了解产品需求和反馈而发愁了。制造商会零距离的接近了每一个使用它的客户,即便是你不说,制造商也知道客户需要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商品。产品没制造出来之前就可以在“云”中的虚拟客户中分析出产品受众的反馈到底如何。而产品本身也就是自己最好的推销员,服务人员,以及说明书。客户再也不用等很多年得到你想要的产品,因为供应链知道你需要什么,而每个OEM的下一级也一样,我们都只提供恰恰好的产品,不用浪费任何资源。

期待更加创新的科技的出现

自动化和信息化这些陈词滥调已经招摇了好多年,而革命性的东西往往是我们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他们的。

时下最火爆的创新之一——3D打印到底算不算一种革命性的创新呢?我至少认为它的确打开了一点潘多拉的盒子。任何人都可以在3D软件上设计一个模型,然后交给网上的3D打印服务商制造出一个实体的产品来。通过这个微小的创新,标准化,规模化的制造业就再也不是阻碍创新的瓶颈了。更多的人会将自己的想法变成实体,就像是几十年前那些伟大的黑客创建了GNU,Linux那样。

与众不同
从上世纪所有人都穿着一样的衣服,听一样的流行歌曲不同,这个时代有了更多的异类,个性化的需求孕育着一个缤纷的新市场。

物联网(IoT)也许也是一个期待创新出现的土壤。我们知道所有的大型厂商都对物联网虎视眈眈,这片田野已经变成了传统工业巨头,IT新兴巨头,各种民间爱好者鱼龙混杂的底盘。但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像是以太网那样让这片土壤有共同语言的标准出现,也许Zigbee还在努力,不过差距看来还是不小。《圣经》上说所有的人都说一种语言,他们就能干成任何他们想要做成的事情。也许这个真需要一点奇迹。

除了实物的创新,理论上的革命也是必须的。控制论已经停滞在那里很多年了。当年写论文搜索的那些关键词,多少年还是没有变过,而落在实际工业控制系统中的,更是少之又少。当我们过多的把目光投在搜索,广告,金融投机算法上的时候,就把目光投向历史更深远处的机会丧失了。新的时代我们需要一群大师的兴起,就是20世纪波澜壮阔的几十年那样,为我们绘画出未来的蓝图。

金融、信息和工业的大融合

RMB.人民币.资源
货币的本质就是市场中所有人对政府的信任,比特币则是建立在大家对算法的信任,资本就是在这些信任的基础上运作的。

逐利是资本的本性。但资本如同和黄仁宇在《资本主义和二十一世纪》中说的金钱的说到底就是信用,货币就是国家的信用。为什么工业没有能得到足够的金钱,就可以说为什么一个新的产品得不到足够的信任呢?很显然后面这种解释让我们更加能明白我们在创造新产品的时候需要的是什么——让投资者对你的产品有信心,让消费者对你的产品有兴趣。如果这些都能直接的做到,我们可以直接跳过金钱这个媒介。

未来我们要做到的就是金融和工业的融合。

今天,我们的制造业承担了太多的风险和责任。而其实来这一切都是可以通过金融手段来解决的。如果我们能创造一个广泛而统一的平台为一些制造商提供全面的信用服务,这些制造商之间完全就可以避免相互交换信用和资本的损失,实物的生产将全面通过证卷化的方式进行同步虚拟交易。制造商再也无需提前投入大量的资金,担当严峻的风险进行设计,生产,运输了。

Kickstarter这里说的比较晕,感觉离我们的现实如此遥远。不过我们已经发现有这样一些新兴的服务开始为制造业提供支持。像是Kickstarter,任何有创意和想法的人都已直接向投资者,潜在消费者兜售你脑子里面的创意,直到凑够了能制造那个产品的资本后,你可以才开始动工真的生产。当这种类型的制造变成一种常态,就像是产品在出生前就有了和客户的契约,客户对产品本身已经有了共识,推广和营销的花费就无形中得到了消减。

而融资租赁业务也越来越成为一种标准的金融服务方式,为那些短期无法提供回本,却可以有长期收益的制造业提供融资。用户可以租用,也可投资者个产品,甚至通过政府补贴,节能节水等结余来支付。而让我们更值得称道的就是电子商务的兴隆,让制造商彻底从复杂的销售渠道,供应商网络中解脱出来,直接面对供应商,直接面对最终客户。物流,销售,资本等等都已经变成了触手可得的资源。

资本在这个时代是一个个巨大的企业,而在下一个时代他们是平台,让无数个小型的企业在容器中快速的迭代他们的创意,交换资源而无需为资本和资源而担忧。现在的VC在做类似的事情,但前景还远远不止与此。让所有可以通过证卷化来解决的问题都将彻底的虚拟化成为资本的游戏,威尼斯人创造的保险产品让航运成为有利可图的稳妥生意,而创兴的风险也可以慢慢的成为可以量化的商品来出售。各式各样的人才不再限于公司,外包已经让我们慢慢感受到让那些专业人士来处理自己不能应对的问题是多么的高效,未来这样的事情会在更高的层次继续,人类分工的细化也将更微妙。大公司的竞争不是谁提供了更好的产品,而是谁能够提供给更多创新者更好的平台。

一个小的展望

相比于现在,未来的基础是建立在全面数字化管理的基础上的,市场,新能,设计,用户的喜爱,可靠性……一切都通过资本化的数字来描述。究其原因,我们没有办法避免组织的碎片化和扁平化,但我们有了更加高效的工具来管理这一切——信息的高效自由的流通。就同弗莱德曼所说,这个世界是平的,世界的结构是一个扁平化的组织结构。因为新兴的技术和管理方式让我们能够这样管理这个新的工业时代,能够让这个工业时代各个角落的人如此靠近。这注定是一个融合的时代,我们开始慢慢的明白为什么在这半个世纪我们发明了这么一大堆貌似毫无关系的技术,现在我们需要探索的就是如何把这一切都联系起来。

 

豆瓣电影投票的一些简单分析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豆瓣混了,从一个小众的图书分享网站,变成了今天很多人社交网络的必不可缺的一部分。个人来说,其实来很少在豆瓣里面的论坛里面发表太多的内容。更多的时间是在上面看书评,找电影的介绍。每次在电影院售票口还在低头找最近热播的电影到底哪一个值得我掏钱。

豆瓣电影的成功借鉴了不少IMDB的经验。特别是电影的评分系统,对于我这样懒得看网友评论,只想快点找值得一看消磨时间的人来说,真是非常高效的手段。阮一峰的博客中,对IMDB评分体系有一个非常详细的介绍,非常值得一看。而豆瓣的评分计算,也有人分析过。对于一般读者而言,只要相信这些设计好的算法可以有效的保证评分高的电影真的是非常好的电影就行了。比如我的一个目标就是,看过豆瓣250中所有的电影。

但每当我看完电影,来豆瓣给这部电影评分时,却有一些彷徨。到底是该给这部感觉一般的电影三颗星,还是四颗星呢?真是让我头疼的问题。真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有类似的感觉:五颗星的评分方式其实来是很困难去做决定的。为了验证其他人是不是有类似的感觉,我决定看看大家都是怎么投票的。

为此,我不得不从豆瓣上获得一些数据。但豆瓣的API需要oAuth验证,编写这个接口的功夫和回答这个问题相比,实在是杀鸡用宰牛刀了。所以,我只好用了点偷懒的方法:

  • 使用浏览器作为客户端自动来读取豆瓣数据。我在GreaseMonkey上编写了一个脚本,可以在豆瓣电影下自动的读取电影页面,并读取想要的数据。
  • 让后让这个脚本将得到的数据通过AJAX的方式发送到数据Web服务器,并转存到数据库中。
  • Web服务器管理数据,并根据扫描的结果,告知脚本扫描每个电影关联的其他电影数据,如此周而复始。

详细的过程就不在这里详细的介绍了。我所需要的就是在能上网的地方开着浏览器,然后让电脑自己和远程的服务器自动扫描。半天后,我得到了将近七千部电影的数据,显然已经足够作为一个数据源对我上面的疑问进行一些分析了。

问题一:是不是所有的星级都有人选取?

很多人,像是我这样的选择困难症患者,基本上就只选1,3,5这三颗星——不喜欢,一般,太棒了!甚至更加极端一些,要么喜欢,要么痛恨。那是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这么选取的呢?

答案是否定的。所有的星级都有人选取。投票评分的用户并没有我这样极端。投票的用户基本上是很连续分布的。关于这个分布的形状,我们接下来继续探讨。

问题二:大家是不是什么电影都要看呢?

在电影院门口掏手机看评分,然后买票的用户,基本上就不会去看那些评论很差的电影了。所以,豆瓣上的用户数量应该集中在好电影上。换一句话来说,也就是豆瓣用户会对那些最好的电影贡献最多的票房。

对这个问题的分析是,这个结论有一部分是正确的。参考上面的图,对于分数在5以及以下的用户数量只有全部投票的9%。也就是说,如果一部电影评分在三颗星一下基本上就不会有任何票房了,算上评论网站上水军的力量不可忽略。可以猜想,这些比“一般”还差的电影是没有方法生存下去的。

也许会有人说,这是因为很多电影没有公映,观众少,所以投票评论的数量也少。但我们如果看看TOP250里面那些8分,9分的电影,其实来很多都是没有在国内正式上映的,但还是有大量的拥趸。

另外,投票评论数量最多的是7分左右的电影。也就是说,国内最大的电影市场其实来就是这些看着还不错,但是还有些许遗憾的作品来支撑着的。他们虽然不是电影教科书里面的范例,但却是这个资本游戏中的赢家。

问题三:好电影真的不挣钱吗?

就像刚才的分析说的,用户数量最多的电影是7分左右的电影。那是不是说,9分的电影其实来不挣钱?

各档每部电影用户数量

答案是,这个猜测是错误的。因为上一个问题的分析没有考虑到一个前提——好的东西,总是稀缺的。那些最好的,评分在9分以上的作品在几千部电影中只有4%而已。所以,如果我们将每个级别上的投票人数平均到每个分数档次的每一部电影上,就得到了上面的图。

虽然9分电影数量上只有4%,可是它们的平均观众数量却远远超越所有其他分数档次的电影,并占据用户数量的10%。如果你是一个伟大的导演,一部精品的电影可能获得超过8分电影三倍的收入,而你本人也可能被写进教科书里面,被艺术学校的学生们传颂。

如果离经典还差一步,就可能立刻跌落到竞争激烈的红海中了。6到9分以下的电影占据了80%的市场份额,可以说,在这里面生存下来其实来一件艰难的事情。这部分市场就是我们在报纸,电视,广告上看到的主流市场,同时也占据了80%的用户数量。落在这个群体里面,主要的奋斗目标已经不是将电影做的完美了。而是如何将观众哄进电影院,不管他们出来后是给6分,还是8分,其实来都是差不多的。

小众市场是那些分数低于六分的电影。说实话,我自己也基本上没有看过几部这样的作品。中国没有B级片,很多这样的电影连将海报悬挂在电影院的机会都没有。那些读着大师名著,心怀理想的电影艺术系的学生也许就是这里艰难的生存吧。

 问题四:选星级适合所有的网站吗?

虽然对我有些困扰,但电影这样的网站,选用星级来评分貌似还是比较合理的方法。花了两个小时看电影,相信观众可以根据自己的感觉,直观的得到一个大概的分数级别。但这个方法能适合所有的评分体系吗?

相信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在分析第一个问题的时候,我还想象投票的用户是泾渭分明的,好电影所有人都会说好,不好的电影所有人都投一颗星。但实际上通过对多部电影评分数据的分析,在高分数电影上可以看到类似倾向,但一般电影中并没有类似的长尾效果。

Facebook采用“Yes/No”的选项,让用户做一个干净的解决方法。每个blog文章,一个图片,一条消息,一切的一切,只要你喜欢,就按一下啊这个按钮。

个人而言,我很赞赏这个方法。在很多领域,评论一个事物的好坏,其实来是分作很多方面的。有人赞赏一部电影趣味性的故事情节,有人喜欢摄像师美丽的画面,还有演员的表演是不是到位……,这一切也可以从多个角度评论一部电影,一本书,一张照片,一部笔记本电脑,一个手机。无疑,这种方式下的评论可扩展性将比现在星级的方式大大提高,用户得到的信息也更加有效。

为什么网络特别偏重别人的痛苦?

一张战地照片促使越战提前半年结束
一张战地照片促使越战提前半年结束

也不知道是最近天灾人祸特别多,反正一上网,到处都是灾难和不幸的信息。中国这样吧,换成CNNBBC, Economist,还是如此。

最后在叔本华的维基页面中里面找到这样一句话:

叔本华引用卢梭的话说,人们不会对比自己幸福的人产生同感,而只会对比我们不幸的人感同身受。即我们的直接同感只局限于对他人的痛苦,而不是安逸。因此,同情实质上是对他人痛苦的感同身受,也就是将他人与自己视为一体。

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对于别人的痛苦,出于我们意志的冲动,我们会自然而然的去产生认同感干。这并不是自己乐意看到这种痛苦的情况,而是希望自己可以避免类似不幸。同时,这种认同感干也可以给个人以“高尚无私,慷慨大量,一切对于美德的赞美”的感受。而这种品质,在叔本华看来,就是所谓的“同情”,是叔本华伦理体系中唯一的“善”。(其他两个是自私和恶毒)。

而对于那些安逸,或者生活的比自己更好的人,或者事情,意志无法自然的产生认同感。而自私和恶毒的品质则会发挥出来,生出嫉妒和仇恨。这就是网络上那些炫富的帖子都被骂的狗血淋头的原因,也是那些骇人的仇富故事的开始。

而且叔本华认为同情,自私,恶毒三种品质在一个人的比例,在人生中是不会变化的。那些富有同情心的人,也许也就是那些告诉世界这些灾难的人和热心转贴的网友们。

黑莓无法连接WiFi的问题

今天,想要向我的黑莓手机里面传送点东西,可惜忘记了带数据线了。还真是麻烦哪。想来想去,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不用现成的WiFi网络干点事情。

首先,你需要的是可以共享文件的一个简单HTTP服务器,这个大概不用想,也知道应该选用HFS(HTTP File server)这款绿色环保而且小巧方便的工具了。单个文件,600kB大小,无需安装和设置。唯一需要的操作就是把你要共享的目录拖进窗口,选择只读共享即可。

当我满心欢喜的打开黑莓的WiFi功能,设置了热点浏览器,输入了主机地址后……,竟然说打不开?晕!

排除故障的整个过程如下,如果你的黑莓手机也出现“无法获取IP地址”的情况,可以参考这里的方法尝试:

  1. HFS首先要绑定一个内网可以访问的IP地址,它默认的IP地址是不对的。否则即便是内网电脑也访问不了这个目录。
  2. 管理链接 》》 移动网络选项中要使能“数据服务”
  3. 冲设置WiFi网络中连接,并连接你的路由器

如果连接成功,显示[-]这样的状态,恭喜你,你已经不用看以下的内容了。而我的手机报告“无法获取IP地址”,尽管我知道在星巴克,机场这些地方完全没有问题。

在网上搜了一大通,试遍了各种方法(甚至又一次上升到service book的高度了)均不能解决问题。无聊之下,我又一次扫描了一下网络。发现所居住的地方无线网络很多,于是得到了一些网络的数据,仔细看了一下,自己的路由器信号是最强的,而ChinaNet的信号最弱。心想连接ChinaNet怎么会可以呢?比较之下发现,两者最大的不同就是WiFi频道不一样。ChinaNet采用了11频道,而TP-Link的默认频道却是6。

所以,结论就是:如果你也遇到同样的问题,不妨在路由器的无线参数中调一下WiFi的频段,将它设为11

下载速度还不错,500k,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