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的家

现在是除夕,这个时候我应该是在家的,拥着爸爸妈妈坐在饭香四溢的桌边品味春节。可是我却在远离家乡几千公里的地方,和几十个完全不认识,不说一句话的人一起等待即将起飞的飞机。家,还停留在电话的那一边。

说起来,我应该是一个浪子吧。小时候,估计谁也没有想出来我会成为一个如此习惯漂泊的人。十几年前离开家乡后,基本上都只能保持一年回家一次,其它的事件都在不同的城市之间奔波。甚至连我选择的工作都是这样,天天口袋里面都揣满了各个航空公司的登机牌,去不同的地方辨别完全不同的口音。

春节贺岁

只有春节对我有完全不同的意义,即便是一年不想家,在这时候父母和西北家乡不由自主的变成了自己的归宿地,象一个大磁石牢牢的把我吸引过去了。春节是热气腾腾的年夜饭,是父母的唠叨惦念,熟悉的亲友,哗啦啦的麻将声,听不懂的小曲儿,迷离的微醉,噼啪作响的炮竹。是回家的感觉。

繁忙的街道和拥堵的街道,飞起的高架,有时候让我以为这里还是在北京三环上某处。只有听过那硬邦邦的地方话,才让我知道自己身处的已然是家乡。多年的漂泊已经让我忘记了家乡的道路到底是怎样的,甚至父母在我出门的时候都要交代一下来回的路线,怕我丢失似的。其是来,我只是迷失在其它城市了,心在这里就不再迷失了。

在所有停留过的城市中,除了家乡,虽然居住时间不是最长,北京却最让我迷恋了。虽然作为宅男一枚,什么地方都没有去,甚至在四四方方的环路上也能迷失方向,却对她又是如此的熟悉。独自漂在京城的角落,在这里发生的件件事情都会浮现出来,为什么会这样?